體育競賽中的生理性別和社會性別不可混淆

公平競爭,是比賽的核心價值。

公平,是體育競賽的核心價值,而規則,是我們達成公平的方式。「絕對」的公平在理論與實務上都不可能達成,但比賽的規則可以讓我們達到「相對」的公平。

只要是競爭性質的遊戲,我們就會想要有公平的競爭環境。

小時候玩捉迷藏我們會叫鬼不准偷看我們躲在哪、玩剪刀石頭布慢出不算,想要公平這件事可以說從開始跟同伴玩耍的時候就深植在我們心中。

而要求誠實這件事也在體育競賽中體現。在所有專項運動賽事都設定了不少規則來確保競賽的公平性:

在有裝備健力賽事中,穿的健力衣不符合大會要求的規格,不公平,所以是犯規。

無裝備健力賽事在護膝裡面綁腳綁帶,不公平,所以是犯規。

跆拳道比賽在護脛上動手腳,不公平,所以是犯規。

拳擊手套加料,不公平,所以是犯規。

棒球打者的球棒私下改造,不公平,所以是犯規。

比賽用禁藥,不公平,所以是犯規。

犯規不只會受到規則的懲罰,也會受到大眾的抵制。像是曾經的大聯盟棒球員巨砲索沙的夾心棒醜聞,到前公路自由車賽車手藍斯阿姆斯壯的禁藥事件,這些曾經在體壇叱侘風雲的人物都因為破壞比賽的公平性而從神壇摔下。

比賽分量級是為了保障選手安全

比賽區分量級,是為了要讓「生理條件相似」的人們一起競爭,區分量級不只較為公平,也相對保障選手們的安全。

讓UFC的蠅量級選手與重量級選手對打是不合理的,選手可能還有生命危險。

將健力無限量級選手與93量級選手比三項,也是不合理的。

男女項目分開,也是基於同樣的原因,讓「生理條件相似」的人一起競爭,達到相對公平並且保護選手的安全。而這裡說的男女,是基於生物性別,而非社會性別。

生物性別Sex與社會性別Gender的差異

根據美國大學性教育講義1:

  • 生物性別Sex:表示一個人在生物學上屬於男性或女性,以基因性別解剖性別來判定。基因性別是和染色體與荷爾蒙相關的性別特徵,例如個體的染色體是XY、XX 或其他組合,以及荷爾蒙系統中的雌激素或睪固酮。解剖性別是指生理構造上的性別,例如性腺、子宮、陰戶、陰道、陰莖等。
  • 社會性別是指陰柔或陽剛特質,這是伴隨生理性別而出現的社會、文化特質,就像是你心中的女性陰柔氣質,男性的陽剛氣質,其實都是社會所建構的性別氣質。相對於生理性別的根源是生物學,社會性別則是根基於文化,甚至可以說是基於性別角色刻板印象而來,性別角色刻板印象是一種在理解兩性的行為舉止時,欠缺彈性、過度簡化,並且流於籠統的信念。

讓跨性別女性參賽,就是將生理性別與社會性別混淆。

我尊重跨性別者的性別認同,也認同性別氣質是流動的,社會性別認同這件事不需要透過手術或是藥物來證明,你們有權利去追求人生的種種可能。但是來女性競賽?很抱歉,體育競賽的性別是基於生理性別,體育競賽的核心價值在於公平與平等,忽視生理性別所帶來的優勢,僅僅只以個人性別認同是無視體育競賽分男女項目的初衷 —— 將生理條件相似的人一起比較,達到相對的公平。

平等原則:對本質上相同的事物以相同的方式處理;對不同的事物以不同方式處理。

而以「社會性別」認同這件事來混淆體育競賽以「生理性別」區分男女賽事,就是無視男性的生理條件在體育競賽上的優勢,毫無任何合理正當理由。

如果在體育競賽中,不區分社會性別和生理性別這件事,生理女性運動員將會被全面扼殺,如果不再區分男女項目,生理女性選手將失去競爭奧運資格,從世界最大的賽事中集體消失。(除了射箭、平衡木以及只限女性參與的水上芭蕾。)

這是因為生理男性在青春期中身體素質大量提升,使得他們在速度、爆發力和力量、肌耐力、心輸出量、肺活量、身體組成、血紅素數量等方面取得壓倒性的優勢,而這些就是運動表現的基石。

在一個以運動表現為標準的場域,無視生理男性在發育期取得的巨大優勢,僅僅以自由心證或是血液睪固酮濃度指標就讓跨性別女性參與女性賽事,會使得生理女性運動員沒有公平競賽的機會。

的確不同專項運動中,男女生理差異所影響的運動表現會不一樣。但是以男女差異最少的田徑短跑100米賽事中,Elaine Thompson以10.70秒得到巴西奧運金牌,10.70的成績勝過世界99%男性,但是世界上有約一萬名男性選手的100米短跑成績都勝過她,在運動員世界,微小的差異所造成的結果就是如此巨大,那在其他差異更多的項目呢?在跑步、划船等項目,男女表現的差異約在11~13%,游泳賽事差距達到16~22%,自由車賽事差距達到29~34%,在舉重差距則達到162%。

Serena Williams小威是網球史上最偉大的女子選手之一,她在2003年接受David Letterman的訪問就表示男網與女網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競賽,男性不管在發球和擊球的力道都更重,而且移動速度快得多。如果讓她跟Andy Murray一起比,她大概在5到10分鐘內就會以6-0, 6-0慘敗,所以她絕對不會跟男性選手單打對決,因為她認為這是完全不同的比賽。全盛時期的小威都必須承認男性的生理差異和雄性賀爾蒙對於運動表現的壓倒性優勢。

雖然有些人可能會反駁種族、身材比例也會為競賽帶來不公平的優勢,的確如此,游泳項目的霸主菲爾普斯的身材使得他在游泳取得極大的優勢,但這也僅僅限於游泳,如果讓他去跑步的話,他的身材優勢就完全消失;同樣地,一個身高高又手長腳長的人,可能在格鬥項目會因爲攻擊距離長而很吃香,但是如果到了體操項目,身高高反而就不是優勢。「生理性別」對於運動表現的影響既深且廣,絕非其他因素可以比擬。拿種族、身材與生理性別差異,根本是不合理的。

那麼以血液睪固酮濃度作為能不能競賽的標準,是不是會比較公平呢?雖然奧運在2015年宣布如果4年都宣告保持女性身份,並在賽前12個月睪固酮濃度都低於10nmol/L,就可以參加女性賽事。但是以血液睪固酮濃度來決定公平性已有實證研究反對此說法,即使血液睪固酮濃度降到奧運上限以下,跨性別女性的肌力仍不會下降,筆者下一篇文章將會專文討論以血液睪固酮作為判斷的工具之合理性。況且就算睪固酮降下來,但是在生理期取得的巨大優勢都不算嗎?難道一個打藥打了十幾年的人可以因為他賽前的藥檢有過就說自己是自然的嗎?

區分男女賽事,是有其生理原因,跨性別運動員以及主張女性競賽應納入跨性別女性的倡議者,必須要去正視此原因。男女項目分開就像是比賽區分量級,你不能因為你「認同」自己是什麼量級就去比什麼量級。一個100公斤的人不能因為自己認同自己是63量級就去比63量級的健力比賽;一個重量級綜合格鬥選手不能因為「認同」自己是羽量級就去比羽量級比賽。

有些人會說,那跨性別女性不就沒有比賽可以參加怎麼辦?因為沒有跨性別女性項目,而將跨性別女性放入生理女性競賽,就像是因為沒有120+無限量級,為了要讓這些人可以比賽,所以就把120+的選手納入56公斤量級一起比三項,請問這是合理的嗎?請問輕量級的選手權益在哪裡?這個比賽的意義在哪裡?體育競賽的核心價值 — 公平性和安全性到底在哪裡?

更何況,比賽的成績是許多運動選手獲取獎學金、升學的必備條件,開放跨性別女性選手參賽,就是在「剝奪」生理女性選手可以公平競爭的空間,也是在「剝奪」她們求學求職的機會。

跨性別選手必須尊重男女比賽項目分開的原因,生理性別與社會性別不可混淆。筆者在此強烈倡議應另外成立跨性別女性競賽項目,讓「生理」條件相似的人一起比賽,讓選手有公平競爭的空間。

如果你認同這個議題,分享、按讚、留言、訂閱,讓更多人看到。

reference:

  • Serena Williams to David Letterman in 2013: “Andy Murray Would Beat Me 6-0, 6-0 in five minutes
  •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Feminist Perspectives on Sex and Gender
  • 關鍵評論網:美國大學性教育講義1:生理性別、社會性別與性別角色,三者有何不同?
  • Tanya Aldred “By conflating gender and sex we undermine sporting competition.“ Guardian
  • 林正常「運動參與男女有別?」運動生理週訊
  •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塞雷娜·威廉姆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