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引用文獻強化自身論證這件事

最近看到一些曲解文獻結果來讓自家課程可信度提升的文章,引用研究來強化自身的論證相當常見,我來談談我對引用文獻強化自身論證的想法。

研究與實務孰重孰輕?實務通常都會比研究先行,常常是一個現象發生,許多人用不同的方法解決,而研究者們會去探究為什麼這些方法有用,有些沒有用。看到了一個現象,研究者們開始對這個現象提出問題,就這個問題提出假說和猜想,並做出實驗設計,控制變因來驗證他們的猜想是否為真。但研究方法都會有所侷限,研究的樣本是哪些族群會影響這個研究結果能不能外推到其他族群,研究測量的方式有時候也只能間接測量到我們想要的結果,或者是根本無法測量,研究的經費以及研究生的畢業壓力會影響研究能執行的時間,使得長期研究相對少。雖然研究的侷限說起來這麼多,但是控制變因的研究會讓我們對於實務經驗何以如此更加理解為何如此,是倖存者效應還是這是能夠以研究重現的結果,再幸運一些或許還能知道背後的機制為何。對我來說,經驗是我們人類面對問題時展現的智慧,而研究是我們探討這些經驗是否真的是我們以為的那樣必備的工具。對我來說,實務經驗如果能有研究支持會是最完美的事,但這不代表沒有研究支持這個實務經驗就無效用,可能只是目前無法測量或是其他原因,而有研究支持的也要去看看這個研究是否有所侷限。

如果今天要引用文獻或是來為自己的想法、產品或是課程背書,那我想「忠實呈現」文獻的結果會是基本原則。研究結果是什麼就要說什麼,這不只是對研究者的尊重,更是對讀者的誠信問題。如果同一篇研究做出的兩個研究結果互相衝突,引用該文獻只對自己產品有利的結果,卻隱瞞不談該文獻對自己產品不利的結果,我想這是相當無法讓人接受的,如果還加上竄改超譯研究者沒有說的事來圖利自身產品,這我想就是誠信問題。這並非在說個人對研究的詮釋不重要,也不是說自身的經驗不重要,而是要「有什麼說什麼」,把自己的想法與別人說了什麼或是研究結果要分開,個人經驗是一回事,但引用研究為自身課程背書,卻對引用來增加自身可信度的文獻結論斷章取義,甚至曲解竄改文獻沒有說的東西、或是拿另一個不相干的研究硬套佐證,這就是做人基本的誠信問題。不要用別人的嘴巴,來講自己的話,或是濫用曲解學術權威來塑造自己的優越。學術文獻浩瀚如海,對於同一個主題研究文獻互相衝突的一大堆,新出的文獻打臉舊文獻的也一大堆,我們不可能看完所有文獻才來分享,沒有人有這樣的時間與精力,但是至少我們要忠實呈現所看到的東西,不能刻意隱瞞也不能竄改曲解,看到什麼就說什麼。這不只是在引用文獻上,我想在引用其他人的見解時也不能曲解以及斷章取義,這是對他人基本的尊重以及禮貌。

經營自媒體的這一年,有幸得到許多粉絲追蹤,我的文章也多以研究型文章為主,在寫作的這一年我學到了許多東西也成長了不少,在選擇以及怎麼呈現文章我犯了不少錯,想要引用很多文獻來增加自身可信度這樣的錯誤我也犯過,這次的事件也讓我學到要更加謹慎,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我們都會在錯誤中成長並成為更好的人。

我是珍妮佛教練,我們下次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