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怎麼那麼痛:妳知道女性賀爾蒙跟頭痛有關嗎?

常感覺到頭漲漲的,時不時的抽痛讓人無法忍受嗎?其實台灣有高達200萬人罹患偏頭痛,只要頭痛反覆發生,每次持續4-72小時,伴隨噁心、嘔吐、畏光、怕吵的症狀就符合偏頭痛定義。頭痛不只會讓身體不舒服,還可能會影響工作、家庭與生活等人際關係,以及讓我們的生活品質大幅降低。

閱讀更多»

經痛好痛怎麼辦 — 認識原發性經痛

大部分女生都有經痛的經驗,就算是沒有經歷過經痛的人,妳一定有碰過月經來的時候就會痛到臉色發白冒冷汗,甚至無法上班上課的女同學或是同事。妳的心中一定對經痛有很多疑問,今天珍妮佛要為大家介紹經痛以及實證上有效的舒緩經痛方式。

經痛是什麼?

經痛泛指在經期時在下腹部和骨盆周圍的疼痛,可以分成原發性經痛和次/續發性經痛。

原發性經痛是「找不到病因」的經痛,也就是單純的痛;

次發性經痛是「找得到病因」的經痛,像是子宮內膜異位症、子宮肌瘤、巧克力囊腫、子宮肌腺症等都會造成經痛。

本篇文章將著重在原發性經痛,次發性經痛的問題請諮詢婦產科醫師喔。

原發性經痛在女性身上相當常見,月經剛來的青少女好發率最高,在成年女性身上也有60~76%的發生率。13~33%女性表示症狀相當嚴重,有24~43%女性因為嚴重經痛無法上班上課。約有1/3原發性經痛的女性曾因爲經痛問題尋求醫療協助。

緩解經痛

目前對於緩解經痛證據力最強的方法是非類固醇消炎藥NSAID以及口服避孕藥。非口服避孕措施像是避孕環、避孕貼片、子宮內避孕器對舒緩經痛也有幫助,可是在研究上的證據力沒有消炎止痛藥以及口服避孕藥那麼強。至於其他的替代性舒緩經痛的療法,目前在實證研究上都沒有看到有效的結果。

為什麼明明沒有生病卻那麼痛?

目前普遍認為原發性經痛與前列腺素有關,前列腺素是一種賀爾蒙,會幫助我們子宮收縮來排出經血,可是子宮收縮卻會引發疼痛,而且當子宮收縮太劇烈時,會讓血液暫時進不去子宮,造成子宮短暫缺血性疼痛。因此原發性經痛可以說是一種正常的生理現象,並不是生病。

那為什麼一樣是女生,有些人會那麼痛,有些人卻不會呢?這可能是因為我們天生對於疼痛的敏感度不同,有些人的基因就是對於疼痛非常敏感,也有可能是天生經血量比較多使得子宮要收縮比較多次來讓經血排出,或是分泌的前列腺素濃度比較高讓子宮收縮更劇烈。

除了我們先天的身體因素,後天的環境、生活壓力以及活動量也是影響經痛的原因。有些人會覺得年紀越大越痛,常常是因為生活壓力變大、活動量降低讓下肢循環變差。壓力、情緒和活動量都會影響疼痛,所以在怪罪到年紀和止痛藥沒效之前,先看看我們的生活是不是有哪邊出了狀況,可能對緩解疼痛更有幫助。

運動可以緩解經痛嗎?

目前大部分的研究都顯示規律運動對於經痛的緩解有幫助。運動可以紓壓、止痛、還能減少前列腺素(proglandinF2alpha)的濃度。運動對於舒緩原發性經痛的效果非常好,根據2018年刊登在美國婦科與產科期刊的研究,他們發現長期規律運動可以顯著減輕疼痛,還能減少疼痛時間近4小時,而且無論運動方式是瑜伽、凱格爾運動、有氧舞蹈、慢跑、伸展、快走等等中低強度運動都對舒緩經痛有幫助。可是這篇研究並沒有納入女性運動員以及使用賀爾蒙避孕措施的女性,因為高強度的運動、高訓練量以及賀爾蒙避孕措施都會大幅影響月經週期的賀爾蒙分泌。所以如果妳是運動員或是有在用賀爾蒙避孕措施的這篇研究結果就不適用在妳身上喔,但如果妳不是上述族群,那麼運動也許可以有效舒緩妳的經痛。

結論

雖然很多人都會有經痛,有時候是因為生病才會有經痛,先找婦產科醫生確定妳的經痛是原發性經痛和次發性經痛,及早就醫及早治療。

如果確定不是因為生病所引起的次發性經痛,那麼吃非類固醇止痛藥或是口服避孕藥就是緩解原發性經痛的最佳選擇,也是目前研究證據力最高的療法。除了服用藥物,均衡飲食、熱水袋以及規律運動對緩解經痛也有不錯的效果。規律運動不只能讓經痛不那麼痛,還可以減少疼痛持續的時間,對我們的身體和大腦都有全面性的正向幫助。

快快tag一位會經痛的朋友,一起來運動吧!

我是珍妮佛教練,我們下次見。

Ref:

  • Physical activity for primary dysmenorrhea: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 烏烏醫師「無框身體」 經痛不是病
  • 奇美醫學中心生殖醫學中心 「每個月都經痛,怎麼辦?」
  • 衛生福利部彰化醫院 【網路謠言疑問醫答】吃避孕藥可以改善經痛嗎?

月經跟運動表現有關係嗎?

月經是女性身體因荷爾蒙分泌影響,使子宮出現周期性的出血。雌激素讓子宮內膜增厚為受孕做準備,而黃體素讓子宮內膜剝落進而出血。比起賀爾蒙相對穩定的男性,女性因為月經的關係,女性賀爾蒙一直處於波動狀態,女性賀爾蒙的波動不止影響月經週期,也會影響到其他生理系統,包括心血管、呼吸、代謝和神經肌肉等生理指標,而這些指標的變化,也可能會影響運動表現。、

閱讀更多»

跨性別女參與女性賽事 — 把睪固酮濃度壓下來會比較公平嗎?

2015年奧委會宣布跨性別女性參與女性項目的標準:

在比賽前12個月血液睪固酮濃度都要低於10 nmol/L

根據奧林匹克憲章:

奧林匹克精神就是相互瞭解、友誼、團結和公平競爭的精神。

公正原則是參與奧林匹克競爭的行為規範。

因此可以合理推斷,強調「公平競爭」的奧委會所設定的血液睪固酮標準,是他們所認為可以將男性運動表現上的優勢「降低」到合理的範圍,達到公平與安全競賽。

那這邊文章就要從身體比例/人體測量學肌肉肌力指標耐力表現與心血管參數來檢視:

奧運所設定的跨性別女性運動員參賽的血液睪固酮標準,是否能夠「有效」降低男性運動表現優勢。

沒有訓練/輕度訓練的男女身體差異,以女性為基準,
中欄數字為男性相對百分比(1+x%)

身體比例/人體測量

骨頭測量與骨質密度

生理男性的骨頭較大和骨質密度也較高。為了要探討跨性別族群的健康問題,之前已有數篇研究探討跨性別族群在接受性別重置治療後的骨質變化。這些研究發現跨性別女性在抑制睪固酮之後的24個月,骨質仍然保持,而且在腰椎的骨質還看到了顯著小幅增加。目前的研究結論是跨性別女性的骨質密度至少可以保持12.5年,而且在臨床上也沒有觀察到抑制睪固酮後骨折機率有增加。

國際臨床骨密度的協會對於接受性別重置治療的跨性別女性的建議是,除非有其他危險因子,否則不需要檢測骨質密度。骨質密度的維持是因為跨性別女性所接受的性別重置治療除了抑制睪固酮,還補充了雌激素,而雌激素有保持骨質密度的效果。

在骨頭大小的部分,沒有證據證明抑制睪固酮會影響骨頭的長度和骨盆的寬度、因此可以推論跨性別女性在骨頭的參數上是不會有變動的。

從以上的研究可看出,抑制睪固酮到奧運規定之下,並不會讓跨性別女性的骨頭變小、骨盆變窄或是骨質密度顯著降低。

那骨頭大小、骨盆寬度跟骨質密度與運動表現的關係在哪裡呢?

骨頭大小會影響身高、四肢長度和手的大小,對於大多數運動來說這些會是影響運動表現的關鍵。生理男性的股骨長度平均比生理女性長9.4%、肱骨長度多12%、橈骨長度也多了14.6%。手腳比較長可以使動作更有效率,能用比較少的肌力產生更大的輸出力量,表現在運動上就是可以跳得更高、投得更遠更快。

生理男性的骨盆寬高比平均比女性低6.1%,這代表生理男性骨盆天生比較窄,窄骨盆使他們的Q angle較小,而這讓生理男性膝蓋運動傷害發生率較低,例如ACL或是臏骨股骨疼痛症候群等。

在骨質密度上,生理男性較高的骨質密度使他們在高衝擊的運動上抗性較強,發生壓力性骨折的機率較低。

肌肉與力指標

在運動表現上,肌肉質量與肌力是關鍵影響因子,而肌力的性別差異最大。沒訓練過的生理男性下肢肌肉量平均比沒訓練過的女生高出33%,在上肢高出40%;而在肌力表現上,男性的握力比女性高57%,膝伸力量則高了54%。

現有研究已指出接受性別重置療法三年的跨性別女性,血液睪固酮濃度降低到1 nmol/L以下,(奧運標準的1/10,或是世界田徑總會的1/5)大腿肌肉減少12%,但即使減少了12%肌肉,還是比補充睪固酮的跨性別男性高了13%。

因此我們可以得出,即使將跨性別女性的血液睪固酮降到極低,還是不會他們的肌肉量不會下降到跟生理女性差不多。

截至目前共有12篇縱貫性研究檢視了抑制睪固酮對跨性別女性的瘦體重或是肌肉大小的影響,都共同指出抑制睪固酮12個月後(濃度皆小於奧運標準)只會讓肌肉量減少3-5%。雖然他們的肌肉量在抑制睪固酮後一年有減少3-5%,但是由於初始肌肉量就已經高於生理女性40%,因此可說是非常些微的減少。

從現有的研究,研究時長無論從四個月到三年不等,都可以看出跨性別女性的肌肉量優勢沒有因為抑制睪固酮而消失,因此從肌肉的觀點來看,在女性競賽納入跨性別女性並不公平。

另外在肌肉的收縮密度上,兩份研究顯示在性別重置療法12個月後跨性別女性的肌肉收縮密度沒有顯著差異,跨性別男性則增加6%。

至於在男女差異最大的肌力上,研究發現在性別重置療法後的第一年和第二年,跨性別女性的握力分別減少7%和9%,但仍比生理女性高了23%。而2019年的研究找來了249名跨性別女性,結果顯示性別重置療法一年後,握力僅減少4%,但是對照補充了睪固酮的跨性別男性,仍高出17%,研究人員指出,這些跨性別女性的握力無論在性別重置療法錢或是後,都在男性中位於倒數25%,可是卻超過了90%的生理女性,可見生理男性的肌力優勢。甚至在另一份研究中發現性別重置療法11個月後,跨性別女性的握力沒有降低。

這些針對跨性別女性的研究結果也與研究攝護腺癌的結果(Storer. et al,)相合,前列腺癌的治療主要是使用藥物來抑制雄激素產生或是阻斷雄性激素與雄激素受體(AR, androgen receptor)結合,接受阻斷雄性激素兩年的患者每年大約會流失2-4%的瘦體重。

若將接受性別重置手術至少三年、已接受性別重置療法八年的跨性別女性與同樣身高體重的男性相比,他們發現跨性別女性的肌肉量少了17%,膝伸肌力則少了25%,這顯示了長時間的抑制睪固酮的確會讓肌肉量和肌力顯著下降,但是由於初始肌肉和肌力遠遠勝過女性,即使大幅下滑仍還是遠勝生理女性。而這些長期接受性別重置療法的跨性別女性平均瘦體重約為51.2公斤,贏過90%生理女性;平均握力為41kg,超過女性參考值25%。

肌肉量與肌力可說在絕大多數的運動中都是影響運動表現的關鍵因子。從肌肉和肌力角度,抑制睪固酮都不會消除跨性別女性在肌肉量和肌力上的優勢。生理男性在肌肉量和肌力勝過生理女性太多,即使在抑制睪固酮後肌肉肌力下滑,結果仍遠勝於生理女性。因此抑制睪固酮濃度可說是完全無效的措施,並不會使得跨性別女性和生理女性有公平競爭的效果。

耐力與心血管指標

目前並沒有持續追蹤抑制跨性別女性的血液睪固酮濃度對耐力型運動表現的研究。

比起需要爆發力、肌力與肌肉量的運動,耐力型運動表現的性別差異較低。耐力表現因素之一的血紅素會被雄性激素影響,生理男性的血紅素濃度高出生理女性12%。因此,抑制睪固酮的確會減低跨性別女性的紅血球濃度,而血紅素的減少通常會與有氧能力降低有關。

然而,血紅素濃度並非是決定最大攝氧量的唯一因素。總血量、心臟大小與心臟收縮能力、其他因子例如微血管供應、和粒腺體功能都在攝氧量上都扮演重要角色,生理男性的最大肺通氣量比生理女性平均高48%、左心室體積高31%(Astrand et al)、最大心輸出量高30%(Tong et al.)。所以就算跨性別女性因為抑制睪固酮而導致血紅素降低,但是跨性別女性比生理女性大的心臟、總血量、心輸出量,並不會讓他們的耐力表現降到跟生理女性相同的水準。

在耐力運動上另一個影響運動表現的重要因子是體脂肪。生理男性的體脂肪通常較低,跨性別女性在減脂上不會碰到生理女性在過度減脂常遇到的女性運動員症候群,也就是能量攝取不足、停經與低骨質密度三者間的惡性循環。所以從身體組成上,跨性別女性仍佔有優勢。

總體而言,目前對於跨性別女性抑制睪固酮後的耐力運動表現研究仍不足,抑制睪固酮的確會讓血紅素濃度下降,但是從過往的生理性別差異數據來看,跨性別女性天生較大的心臟、總血量以及心輸出量,仍讓他們在與生理女性競賽上保有不公平的優勢。

結語

從現有數據來看,跨性別女性因發育期所獲得的肌肉量、肌力、骨密度、有氧耐力等巨大優勢,並不會被現有運動賽事的睪固酮濃度所消除,且消除的程度相當有限。

對於跨性別女性的生理優勢到底要下降到多少,參與女性競賽才算公平,目前學界尚未有共識。 然而,可以確定的是奧運的血液睪固酮<10nmol標準是沒有科學證據支持的,因為跨性別女性的生理優勢仍會大幅保留,他們的肌力、肌肉量與骨質優勢使得生理女性運動員無法公平競爭,進而使運動競賽的公平性和安全性受到質疑。

況且目前的研究都集中在沒訓練過的跨性別女性身上,缺乏有訓練的樣本,可以猜想如果是有訓練的運動員,在性別置換治療前的基礎肌肉量與肌力比沒訓練過的人高很多,所以保留的優勢很可能會更大。而規律肌力訓練可以抵銷肌肉流失。2006年一份研究就發現,將睪固酮濃度保持在2nmol以下,進行1週3次的肌力訓練,12週後大腿肌肉量仍顯著增加4%,全身肌肉量增加2%,並且在肌力上有大幅成長。

所以抑制睪固酮濃度不管從任何指標上都不會讓跨性別女性與生理女性的競賽變得公平,那此規定的意義在哪裡呢?

目前看來世界各大運動賽事的方向,都是將血液睪固酮限制到一定水準以下的跨性別女性納入女性賽事。筆者對於生理女性的競賽未來也相當悲觀,Laurel Hubbard是第一位跨性別女性參與奧運,之後可以想像將會有更多跨性別女性運動員排擠掉生理女性運動員的機會,況且美國的跨性別運動員正在組織控告州政府來爭取參加女性賽事。雖然悲觀,還是希望能藉由此系列文章讓更多人知道為什麼這是不公平的,也希望未來可以成立在男女項目之外再成立跨性別男女賽事,才能讓比賽是安全且公平的。

ref:

Transgender Women in the Female Category of Sport: Perspectives on Testosterone Suppression and Performance Advantage

Harvard Sports Medicine Course 2021

John Hopkins Sports Medicine

Sex differences in peak adult bone mineral density

Effects of Testosterone Suppression in Transgender Women